俄军反潜机西边遇上F-35后东边又碰到F-22
来源:俄军反潜机西边遇上F-35后东边又碰到F-22发稿时间:2020-03-27 17:56:14


“在德国,许多老年人几乎没有社交活动,而年轻人则恰恰相反。德国早期感染的都是从奥地利或者意大利滑雪度假胜地返回的年轻人。”德国国会议员、内科医师和流行病学家卡尔·劳特巴赫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解释道。

该临时医院是由贾维茨中心(Jacob K. Javits Convention Center)改造而来,将可以容纳1000个床位。贾维茨会展中心位于美国纽约曼哈顿的西侧,于1986年始建,是纽约最大的会展中心,它的总面积约为70000平方米,建筑物有四层。

检测力度不够,也和各国制造试剂盒以及医务人员紧缺有关。直到欧洲成为全球疫情震中后,多国才开始亡羊补牢地扩大检测范围,提升检测能力。但《纽约时报》援引多位专家的话认为,只有在疫情早期,用检测来抵挡疫情扩散的手段才有用,而如今这一窗口期早已过去。那些提早行动的国家自然占据了优势。

最后,相当重要的一个因素,德国雄厚的医疗力量,也可作为低死亡率的一种可能解释。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地方,在死亡病例统计口径上,德国和意大利也不相同。德国没有将无法确定是否由新冠病毒致死的病例统计在内,也没有将确诊前就已经死亡的病患统计在内。德国医院通常不像意大利那样进行验尸测试。因此这些死亡数据也就不会被统计在内。

相比之下,意大利无论是检测数量和能力都有所不及。3月24日,意大利民事保护部门负责人、新冠病毒应急委员会专员博雷利(Angelo Borrelli)在接受《共和报》采访时表示:“如果说在意大利每确诊一个病例,就有10个人感染者,这种比例是可信的。”这意味着意大利目前的实际感染人数可能在70万人左右。

相较之下,德国中央公共卫生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德国所有检测出新冠病毒呈阳性的人中位年龄仅为47岁,有82%的病例在60岁以下。

△图为临时医院 图片由纽约州长办公室提供

一些流行病学家认为,德国进行比大多数欧洲国家更多的病毒检测,也可能是导致死亡率降低的重要原因。由于死亡率的高低同时取决于死亡人数和确诊人数,当分母不能真实反映该国的患病人数时,死亡率自然会偏高。这种情况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伊朗。

德国目前是欧洲检测能力最强的国家。德国医生协会估计,该国每天可进行约1.2万次病毒测试。在过去几周,德国已经进行了超过20万例病毒检测。